星期一, 5月 19, 2014

【夫妻婚姻】你有關心我還沒有吃晚餐嗎?

「你有關心我還沒有吃晚餐嗎?」
「你有看到我還在廚房忙,所以幫我拿一下浴巾睡衣嗎?」

“抹送”的貝蒂越想越委屈,整個週末美麗的心情通通被破壞光了,但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好像還是不大明白自己到底哪裏做錯了。
事情是這樣的....

昨天從公園遛小山豬回家以後,已經七點多了,但是貝蒂老木一刻也沒有辦法坐下來歇個腿喝杯水,馬上鑽進廚房去為兩個大喊肚子餓的人做飯。

冰箱裡面就只有飯一碗,所以我迅速的炒了蝦仁炒飯端上桌,Dr.CHEN和小山豬稀哩呼嚕開動起來,然後我又鑽回廚房去,繼續忙著為星期一中午的便當菜洗洗切切趕快下鍋,待會小山豬吃飽了以後還得伺候他去洗澡睡覺。

一個小時以後我終於步出廚房,早就超過了小山豬應該上床的時間,我又趕著把折好的衣服收進房間,然後拿好小山豬的睡衣浴巾再走到浴室裡,幫小山豬洗好澡吹好頭髮送上床,貝蒂老木還得陪睡陪唱歌,他開心了睡覺了,我終於可以收工下班回到客廳。

九點多了,一邊扒晚餐一邊越想越生氣的我,終於爆炸了,霹靂啪拉說完我的抹送。Dr.CHEN他也抹送,他也有話要說:

「我有幫你餵小山豬吃飯啊」
「吃飽了我陪他玩,想說等你忙完了再幫他洗澡啊」

這種結婚之前絕對不會出現的爭論(爭執),現在在我們的生活裡,儼然變成夫妻之間的「對話」,只有這個時候我們才會放棄一人抱著一台電腦各自盤踞一個角落,直接面對面來談談雙方的“抹送”。
我實在搞不懂,為什麼這個男人看到沙發上擺著放了一個下午折好的衣服,當做沒看到一樣,也不把他們收進衣櫃裡;
我實在搞不懂,幫小山豬拿浴巾睡衣,一定得我去拿嗎?男人去拿一下是會少了一塊肉嗎?
我實在搞不懂,這個男人是沒看到我沒吃晚餐就光弄這些家務事,忙到都快要“起笑”了嗎?

他說,我每次生氣都一個大便臉,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講嗎?
我說,如果可以好好講的話,那我還有什麼好生氣的。

他說,如果你需要我幫你做這些事的話,你要講啊!
我說,這是家務事,不是“你幫我做”,而是“有看到就去做”啊!
他說,我覺得這是你的工作責任範圍,不是我的。
我說,家事是大家的,不是我的。
他說,你這樣講好像我都沒有做家事一樣,我也有做啊....(然後就洋洋灑灑的講了一串他負責的家事)
我說,我沒有說你不做家事,但除了你剛剛說的東西之外,你通通不必做了嗎?
他說,如果你叫我去做,我就會去做。
我說,我不要叫你去做,你自己看到了就自己去做

看懂了嗎?男人與女人的邏輯根本就是平行的兩條線。

男人要我說說幹嘛生氣,因為他想要處理好“事情”以後,“心情”就會好了。
女人是這樣的,處理好我的“心情”之後,“事情”就好辦多了。

男人說,這是你的工作責任範圍,他沒有貶抑你或是壓榨你的意思,因為他心目中也有屬於他的工作責任範圍,在他的想法裡,他會做好他的工作,你也必須做好;
女人是這樣的,只要心情不美麗,工作責任什麼聽起來通通都很刺耳。
再回頭看一遍我們之間的對話吧,這樣或許能更明白一些。

我對DR.CHEN的質疑這樣的:
他沒有「關心」我還沒有吃晚餐、他沒有「看到」我還在廚房忙

我要的只是一種關心呵護的fu, 一個你有聽到看到想到我面前處境的體貼的心。

他給我的回答是這樣的:
我有幫你「餵小山豬吃飯」;「我陪他玩」,「幫他洗澡」,

他給的體貼就是把這些照顧小孩子的活兒通通做了。

所以他得到我的大便臉作為回報當然不高興,我得到他的冷漠不回應更不開心。

當了全職媽媽以後的貝蒂,面臨一個自己都無法控制的人生;男人只是多了一個小孩,他還是一樣過著朝九晚六的人生;潛意識上我希望我自己沒有改變,但現實改變了媽媽卻沒有改變爸爸,所以面對DR.CHEN時不時的抱怨:「你對我很沒有耐心」這個控訴,想一想也怪不了別人,一個人的耐心有限,給了兒子給不了老子,這筆帳他得記在他兒子頭上,而不是我的。

但起碼這次的「晚餐事件」教會了我幾件事:
1.晚餐別太晚吃,越晚吃火氣越大
2.老公隔天的午餐可以不美麗,但是煮婦們的心情絕對要美麗!否則鐵定煮不出可口的料理來
3.準備好一本筆記本記下小山豬欠老揹老木的帳,這本帳鐵定洋洋灑灑十分精彩。